櫻紅 (電影《賽德克巴萊》觀後感)

(圖片來源:網絡)

櫻花樹上的紅瓣,哀傷地片片落下,將山頭染成血紅。血紅色的花瓣混和於雨水之中,滲進泥土,流進溪湖,見證「野蠻」不敵「文明」的悲痛。

悲痛,不是因為「野蠻人」的戰敗,反在於他們只看到他們所嚮往的「驕傲」,卻看不到站在他們身後,只求「野蠻人」留在身邊,一家安穩過活的妻女們。為了讓丈夫和兒子走上「驕傲的彩虹橋」,妻女們放棄自己本應珍惜的生命而自盡。她們用自以為最低微的靈魂、最不受重視的愛,成全了自以為最高尚的「驕傲」。

悲痛,不是因為戰爭而死去的人,反在於「野蠻人」在看到自己所愛的人死去以後,還看不清他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戰,想不清祖先們口中所說的驕傲是什麼。祖先們勸誡後代不可讓外人進入自己的家園,不是因為「野蠻人」的尊嚴,而是為了家人的安全。斬下了入侵者頭顱的驕傲,並不在於「野蠻人」的威猛,而是為了妻兒而奮抗敵人的愛。

悲痛,不是因為「野蠻人」忽略了最原始的那份愛,而是他們更與此同時忘記了可以愛的原因,是因為他們仍活於此世上。他們忘卻了當初反抗「文明人」入侵家園的原因,正正是因為他們都想要生存。可惜,當被壓制、被剝奪本應屬於自己的自由;當「文明人」侵佔、破壞本來美好的家園;當不甘、不滿都充斥於他們心中時,他們就丟棄了生存最基本的要求:生命。

悲痛,不是因為「野蠻人」丟棄了他們的生命,而是那些自視極高的「文明人」都視生命為無物。他們以「文明」自居,決意要將「野蠻」的生活,改善至他們心中的「文明」。他們用「文明」的方法,攻佔了別人的家園;用「文明」法則,規限了別人的自由;用「文明」的手段,扼殺了別人的生命。他們卻從不知道,原來一切無視別人所想、無視別人權利的「文明」,才是真真正正的野蠻。

悲痛,不是因為當時的「文明人」不知自己的野蠻,而是經過多次「野蠻」的教訓,「文明人」都不知道他們需要文明的原因,是因為本性的野蠻。他們更不知道使人「野蠻」的原因,就是那些顯露野蠻的「文明」。原來,「野蠻」並沒有錯,因為那是最原始的我們,再「野蠻」都會隱藏著一點點的文明。錯就錯在,野蠻的「文明」,挑起了我們「野蠻之心」,將那麼一點點的、僅餘的文明推至黑暗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